上頁 1234567891011 次頁

專訪丘成桐教授 (第 9 頁)

陳金次
紀錄:呂素齡

 

首頁 | 搜尋

.原載於數學傳播第十六卷第一期
.作者當時任教於台大數學系

註釋
對外搜尋關鍵字
 
父親對我的影響

陳:你提到早年想唸歷史,我看你那篇文章 註2 堶情A你提到你父親, 我看你對你父親的感情很深厚。能不能談談你父親對你的影響?

丘:我剛才講初三那年我父親去世了。以前我父親常常教我不同的書, 中國小說、歷史、文學跟哲學,我很年輕時他就教我看,有的東西不懂, 不過慢慢學一點。他是一名教授,我常常看到學生來家堿搘L、談學問的東西, 也談些政治上的問題,但主要是談學問的東西。我在旁邊聽得不少, 慢慢吸收了不少他的想法。那時候小,不大懂。慢慢以後再想回去,受到影響。

陳:從你父親那媦蝎壁q化,你對歷史至少有一個訓練, 這跟你在美國政治運動中,你能夠站得住,沒有捲進去有沒有關係。

丘:反而對我捲進去有影響。我總覺得中國對我是很重要的, 所以對政治的問題我很關心。不捲進去嘛!因為我父親有很多朋友和學生, 我們親眼看到他們捲進政治運動後就完全不行了。不行其實也沒有關係。 你眼看很多捲進去的人,講話越來越不老實。剛開始的時候,他們也很誠意、 很誠信,學問也做得不錯,很多人慢慢地愈來愈空虛。

可以來講,我父親做人方面對我影響很大。其實講,我父親是香江書院的教授, 他當文史系的系主任,他是創辦那學校的主要人之一。那時候的待遇很差。 你聽過陳濟棠吧?廣東的大軍閥,廣東省長。他的兒子是書院的校長。 他們那時候是一年、一年的換聘書,他在有一年,突然不叫我父親當系主任, 請台灣派來的一個人當系主注。當時的原因是因為台灣買好陳濟棠的兒子, 要送他一個雲南省的省長做。這是假的啦!台灣那時候不是講反攻大陸成功, 送一個什麼省長、院長之類,全部是假的東西,不過很多人還是希望有這種甜頭。 我父親不幹,所以要辭職。當時我家受到很大的影響,因為沒錢。

那時我們很窮,父親跟我們講過,做人的人格,做學問也有一定的做法。 這些話給我的印象很深。那時候靠薪水吃飯,很多行為對我們影響很大。 家埵鹵的時候,你不大覺得,沒錢的時候,做出這樣的行為來,對我們影響很深。

其實我受我母親影響也很大,他在這一段時間以內,從到父親死了以後, 整個 process 我們受到很大的壓力。以後幾十年,有很多人對我們有一定的欺負, 你想像不到。不過我們怎麼站得住?

我受到我父、母親的影響很大,所以影響到我以後做學問的時候,我不一定要跟人家走,我覺得要自己走出自己的腳步出來。生活上,做學問都一樣,不能常常看別人怎麼做。

陳:所以影響一個人的學問事業,有時候常常在一些跟學問無關的事情。

丘:你要覺得什麼東西比較重要,你要不要堅持這些東西?

陳:現在這個時代很難,這種人很少。你父、母應該是比較屬於中國傳統的知識分子?

丘:我父親是農村出身的,我母親也是。當年(清朝末年)的中學教員待在鄉下教很多學生的,學生有很多很出名的學者。所以我們出身基本上是沒有錢的。其實我教的學生很多是農村出身的,他們的成就不錯,可能是雜念比較少,不想去賺錢。賺錢沒有什麼不好,但是是不同的……。

陳:人生選擇。

丘:有的人賺錢對國家有很大的幫助,對做學問來講是不同的志向。

陳:這就像有的人跑得很快,有的人游泳游得很好,有的數學很有天份, 這樣的人受風氣左右,跑去炒股票,這是一種人才的浪費,這很可惜, 時代的風氣常會把一個人才流失。

丘:這是這樣子,我跟大陸很多數學家談過,很多人是學問能力不錯, 他們很多是不大長進,不願花那個時間。他們將時間放在拉攏做大官的人, 或學問上比較有名氣的人。我有時候問他,你學問其實不錯,能力也不錯, 你將時間全部放在做學問之上,得出來的結果,跟你做學術上的政治是一樣的; 同時我想從學問正途出身,比你從不正當的手法出身更有意思得多了。

陳:在這地方跟一個人的成長環境很有關係。像你說你家庭過去的歷史, 對你當然是有相當大的影響。假如說一個人能力很好,但是家媕藿狺騆喜歡逢迎, 從小這樣,影響他做學問。

丘:其實有些人能力很好,他不需要這樣。比如講, 你得的榮譽真正是靠自己的本領得到的,是不是這樣你才比較高興一點呢?

陳:其實那榮譽也不是真的榮譽,那只是一個 position,一個位置。

丘:對。

陳:榮譽是給外行人看的:你在某某大學當教授。真正內行人是不會這樣看。

   

上頁 1234567891011 次頁

回頁首
 
(若有指正、疑問……,可以在此 留言寫信 給我們。)
EpisteMath

EpisteMath (c) 2000 中央研究院數學所、台大數學系
各網頁文章內容之著作權為原著作人所有


編輯:石莉君 最後修改日期:4/26/20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