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頁 1234567891011 次頁

專訪丘成桐教授 (第 7 頁)

陳金次
紀錄:呂素齡

 

首頁 | 搜尋

.原載於數學傳播第十六卷第一期
.作者當時任教於台大數學系

註釋
對外搜尋關鍵字
 
意識形態

陳:我讀牟宗三的「中國哲學史」,記得堶掄羲漱@句話:「這個時候中國的災難不是經濟不好,不是科學不好,不是政治不民主,主要的是意識形態的災難。」 大家的意識形態難有一個共識,所以像在美國,那些人投入運動堶情A也是一腔熱血,他也認為他是愛國。很多人都是這樣投進去,就迷失掉了,很可惜。

丘:剛開始投進去是愛國。慢慢變了,不唸書以後就下沉了。反正我不唸書, 因為搞政治,很多人是這樣子。很多人愈搞愈深,半年以後做學問的態度就不同了。 做研究很難斷,斷了以後,要更新再回去得花點工夫。可是有些人反正是認為為了偉大的事業,我學問不做了,我願意犧牲。這是托辭,我想。

陳:我記得在 Stanford 有一個中國同學很不錯,他唸 OR,畢業了。他告訴我說,學問是個無底洞,於革命無補。他腦子這麼想的時侯,根本沒辦法跟他談學問。很多中國的年輕人就這樣子讓他年輕的歲月消失掉。

丘:你剛才講的有一點我不大同意。你講經濟跟整個中國無關。 其實經濟跟中國有很大的關係,這是分不開的。

陳:經濟當然重要,科學、民主當然也重要。但意識形態隱藏在背後。 譬如現在在台灣,不能說經濟不好,台灣現在也是存在意識形態的問題: 我跟你之間沒辦法講話,表面爭的是一套東西,背後的問題就是意識形態的問題。 這是很嚴重的問題,你怎麼做,我都不高興。

丘:中國人的問題是中國人不合作,中國人其實個別來講,做得很好, 但是中國人不大願意合作。可能是中國人從小考試的問題。一班四、五十個同學, 排名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,我總是希望排第一。

陳:日本人考試考得比我們還厲害。

丘:我不大懂,可能還有其他的因素在堶情C中國人希望考第一, 希望別人比他差。所以明明自己懂的東西也不願意告訴其他的人,有點奇怪。 我想台灣也是一樣,希望對方不懂,我就可以自動第一。美國人有一個好處, 你做得好,我佩服你,就是比較崇拜英雄。中國人不崇拜英雄,希望打倒你, 用不正當的手法打倒你,所以中國人很難 Communicate,因為他不大希望你出名。 這些我想跟從小的教育有關,跟排名的觀念有關。美國考學生, 考多少就分A、B、C、D,我想這是有好處的。

中國意識形態最大的毛病就是能不能做到同心協力。這是數學界的問題, 我想不要講數學界,整個中國做學問的人是不是能做到。文人相輕,自古以來如此, 現在更糟糕。我想這跟教育有很大的關係。

古時候考科舉也就是考排名,最高的狀元,這樣子慢慢下去,希望你不行, 我就上去。美國人比這個好多了,譬如某某人做得好,我就佩服他。 在中國大陸或其他地方,我發覺很難幾個數學家站在一起,真正談起問題很清楚、 很乾淨的樣子;就是說,自己懂多少告訴對方多少。你看我跟 Schoen 什麼問題都談,我懂多少講給他聽,他懂多少講給我聽。

我想台灣的數學,不單是台灣的數學,中國的數學也是, 很重要的問題是數學家應當自己想做事。數學有很好的 Special picture, 就可以自己問自己問題,不一定要實驗才能做到。

要自己走自己的路,才能將整個風氣打出來。台灣有錢得多了, 現在到外國的留學生慢慢回來了。

   

上頁 1234567891011 次頁

回頁首
 
(若有指正、疑問……,可以在此 留言寫信 給我們。)
EpisteMath

EpisteMath (c) 2000 中央研究院數學所、台大數學系
各網頁文章內容之著作權為原著作人所有


編輯:石莉君 最後修改日期:4/26/2002